【開欄語】
  “我絕不讓我的生命屈從於他人的意志。”——西蒙娜·德·波伏娃
  在傳統觀念中,一些工種只有男人能夠擔當,女人理應柔弱、持家。而今,在這些貌似“陽氣”十足的行業里,也出現了鳳毛麟角的女性工作者。生活中,她們為人妻女、嬌俏愛扮、有自己的小心事;工作中,她們果敢、矯捷。邊界即是“監獄”,突破邊界後,她們獲得了更大的自由。“女人”與“漢子”的轉換隻在眨眼間。
  純粹的“女主內”時代已經過去,越來越多的女性走到台前,她們身形纖細,卻能飛過萬米高空,撂倒七尺大漢。她們突破性別的桎梏,把工作完成得乾凈、漂亮,並收穫自我。誰說女子不如男?今日,本報推出“三·八婦女節”系列報道,聚焦職場中的鏗鏘玫瑰。她們是特警、空軍飛行員、塔弔司機、法醫……她們在各自的領域綻放出美麗的花朵。
  人們多以玫瑰、牡丹來形容女子嬌媚之態。殊不知,有這樣一群女子,生性豪爽,決策果斷,為人剛毅不屈,做事一點也不輸男子,用梅花作比最恰當不過。她們中,有快反突擊隊隊員,有搜爆專家、有百米跑步冠軍、有游泳健將、還有反劫制暴高手……她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——成都女特警。
  29歲女孩背井離鄉來蓉做特警
  如果用一種顏色形容25歲的朱怡霖,那一定是“綠色”。青春活潑,笑起來臉上還有兩個小酒窩。可是當你看到她手持92式手槍、腰別警棍、頭戴頭盔,身著防彈背心,腳蹬皮靴,面色冷峻,眼神犀利地在人群中走來走去時,一定又會有所畏懼。誰會想到,氣場如此強大的她竟是成都29名女特警中年齡最小的一位。
  2011年大學畢業後,朱怡霖沒有回到老家山西,而是毅然考入成都特警隊,併成為成都公安局特警支隊五大隊的成員之一,她說,“從特警三大隊到特警八大隊,輪流要執行市公安局處置街面惡性暴力案件快反突擊隊(以下簡稱“快反突擊隊”)勤務,這個月剛好輪到我所在的五大隊。”作為一支去年10月新成立的隊伍,與普通110巡警不同的是,快反突擊隊需24小時備勤,迅速處置極端暴力犯罪等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各種突發犯罪活動。
  曾獲西南片區單人倫巴舞冠軍
  在交談過程中,朱怡霖四川話和普通話轉換得很順暢,誰也看不出她是個外省人,“模仿能力很強。”旁邊一名女特警如此點評,一聽這話,朱怡霖哈哈大笑起來。
  這句點評的確不錯,從念大學開始,她一直是大伙兒眼中的“才女”,“琴、棋、書、畫中,我只不會下棋。”說到這裡,朱怡霖有點小得意。大學主修體育舞蹈,在首屆“潔柔杯”西南片區國標舞比賽中奪得單人倫巴第一名。
  她告訴記者,為了能在成都交到朋友,在工作之餘,還自學了彈吉他、寫毛筆字、畫國畫。而偵探警匪題材類的電影和電視劇是她的最愛,“可能是和職業有關係,裡面的劇情能夠吸引我。”
  ○女警心聲
  “如果不當特警,我肯定是一名幼兒園老師。”
  成都特警支隊二大隊民警 周蓉
  29歲的周蓉已是一個半歲孩子的母親,成為特警之前,她還做過交警、法警,“我父親是一名軍人,從小我就立志保家衛國。”周蓉所在的成都特警支隊二大隊主要負責“安檢排爆”,她除了在排爆現場手持專業儀器進行搜爆外,還要用相機拍下排爆專家的一舉一動,“最近時,離他們僅3米,緊張得都聽得見自己的心跳。”
  “工作中,我是女漢子;生活中,我是小女子。”
  成都特警支隊七大隊民警 屈劉麗
  “我喜歡畫指甲,喜歡逛街,也喜歡看《來自星星的你》。”大大的眼睛,高挑的身材,如果沒有提示,你不會把屈劉麗和特警這個詞聯繫起來。參與搶險救援,睡屋檐下,涉深水救人,這些對於她來說都是小菜一碟。更讓人驚訝的是,劉麗還是百米短跑冠軍,“我在四川警察學院創造的100米短跑記錄至今無人能破。”
  “我就是喜歡這個職業,滲到骨子裡的喜歡。”
  成都特警支隊一大隊民警劉婷
  用劉婷的話說,自己就是個“男孩子”,從小喜歡爬樹、打水槍,家裡的布娃娃只有一個。在她眼裡,男孩子能做的事情,女孩子也一樣能做,所以訓練期間,不論是5公里越野,還是手槍射擊她都樣樣精通。成都特警支隊第一大隊主要負責反劫制暴,本來不需要女隊員的,但劉婷憑藉自己的能力進入了該隊。  (原標題:我是女特警)
創作者介紹

台北餐廳

ih32ihjdd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